VINCENT HAIG

我叫黑格!

【MHA/轰出】搭档太强担心自己拖他后腿怎么办|ω•`)(番外)

cp 轰出  副cp 哲学×呸喽(原创角色)

ooc有,请原谅_(:_」∠)_

正文的话点开我页面就能看啦(〃'▽'〃)

三个片段式的番外

说好昨天的今天才发真的对不起(..›ᴗ‹..)

观赏愉快,正文如下!

————————————————————

Part One

轰焦冻  和   绿谷出久  的场合

【绿谷出久视角】







绿谷出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病房早就熄了灯,

晚上多云,此刻从西方天际投过来的月光并不算明净

一切都在隐晦的融融夜色中露出淡淡的写意式的轮廓




不知道此刻是几点了

约摸着,快要天明

自己却突然的迷茫了

可能真的就是他的拖油瓶吧……

不光光是被保护着,

自己还会一直一直的给对方造成困扰

忙什么的自然没有帮上

还制造了原本可以避免的麻烦……



再一次的质疑着自己的价值,

心情乱糟糟的像是一团麻。




绿谷出久深深地望着躺在旁边病床上的人

他大概还在睡,仔细的话可以听到平缓的呼吸

只是绿谷分辨不出那是他的还是自己的,

或者两个人的呼吸早就混成一团,分辨不清你我了


他的病床靠窗,

淡淡的光拥抱着那个人,

像是水一样融化着他原本沉淀在黑夜中的身影,

自然而然的渡进融融月色之中。

隐匿在月光照不到的阴影处,

绿谷甚至看得到轰敛起的眼睑映射月色后逸出的微光


又一次的自卑了,

轰君是那般优秀的人啊

绿谷越发想躲起来,

躲进最最浓重的黑夜中去,融化身形……

事实上绿谷并不是什么迟钝,或者神经大条,

出乎意料的,绿谷其实是性格很纤细敏感的一个人

只是不愿意去面对,

不愿意去伤害,

不愿意去受伤,

不愿意去揣测,去思考那些原本便没有思考必要的事情。

把自己埋在一片什么都没有的荒原,

对轰的心意他自然知道,只是不敢确认……

毕竟被那样一个优秀的人所喜爱这样的事,

从起初就带着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如果搞错了,那么就再也没有勇气面对轰君了。


绿谷此般痛苦的想着,

他有不知道多少次,想对轰君表明心意

他是喜欢他的,

喜欢到怕自己的一呼一吸都有可能给对方造成困扰,

敏感纤细的性格使他无数次的苦恼着这一完全不必要的问题

从本质上讲,

绿谷出久其实一直是在遇见欧尔迈特之前的那个无个性的少年,

面对轰,总是抱有强烈的自卑感。



吃力地摸到床头的手机,

绿谷轻轻的按开了屏幕

刺眼的白光一下子照亮了大半个病房,

映衬着本来就淡薄的月光愈加黯淡起来。

绿谷惊慌失措的又关闭了屏幕,

屏住呼吸,用刚刚照的有点刺痛的眼睛观察着一旁的轰焦冻。

…………

还好,没有惊动他。

绿谷暗暗的舒一口气,

躲在被子里把手机亮度调到最低。

4:27

马上就要天明了

他迟疑了一会儿,点开了雄英的论坛

编辑好一条主贴并选择定时发送后,

绿谷重新躺下,

凝视着对床的轰焦冻,莫名其妙的红了脸



………………



睡意朦胧间绿谷看到,东方浮起一抹薄凉的亮色



【这个大概讲的就是deku小天使是怎么发的那个贴子ww
感觉双方互相喜欢但是都不敢点透这个太一颗赛艇了!!!】





Part Two

轰焦冻  和  绿谷出久  的场合

【轰焦冻视角】




绿谷的手感真好

轰焦冻像抱小孩子一样抱着绿谷,心里这么想着。

大概是太高兴结果有点发昏了吧,出久的体温有一点太高了

不知处于一种什么心理,

轰揉了揉对方乱糟糟的发顶,

用指节轻轻刮了刮绿谷红透的鼻子,

目光又留在对方的唇缝处。



一遍一遍提醒自己现在不是时候,

但还是被对方可爱的有点把持不住

……………………

尴尬的看着自己身体莫名的起了反应,

轰焦冻很是有一种罪恶感


控制,控制,呼………吸………呼………吸………


深呼吸几口,

急匆匆的把绿谷放倒在床上,

便冲进了卫生间


……………………



等他出来的时候,

绿谷捂着脸端坐在床上像段逼近燃点的木头,好像马上就
要烧起来了

“那个……轰君……那个…………”

绿谷俨然已经处于一种半迷幻状态了,

遗传了母亲的发达泪腺又一次决口,莫名的便哗啦啦哭了起来

轰则无可奈何的揉揉对方的头,

看着绿谷莫名奇妙的哭起来,

轰心里好像小猫在挠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气血上涌

……………………

一向觉得自己自制力还好的轰从来没有这么难堪过,

现在只能别别扭扭的在床边坐下,

为了遮掩什么又翘起了二郎腿



“没关系,出久可以慢慢说的…”


刻意压抑过的嗓音显得有点沙哑,

轰抚弄绿谷沾满泪水的脸颊,留下淡淡的香皂味道。


“不想说,也是可以的,出久不用勉强自己…”

抽出两张纸巾,一点点的把对方的泪痕拭干,轰轻轻拍了拍喘不上气来的绿谷

如果说向绿谷表明心意后,

轰焦冻还是有点忐忑绿谷到底对自己抱有什么样的态度的话,

那么当他看到那篇贴子的时候,

他便再也没有担心过了

这个少年是喜欢自己的,

就像自己喜欢他一样喜欢着自己,

甚至比自己喜欢他还要喜欢好多好多倍。

看着绿谷小声抽两下鼻子,

轰焦冻感觉自己千疮百孔的心脏又中了一箭




“明明,明明很高,很高兴的,我,我也不不知道,为什么,就,就哭了…”


小孩子哭过那种一吸一吸的嗓音完全瓦解了轰的自制力

他知道现在远不是时候

但是理智什么的早就土崩瓦解成渣渣一样的东西,被心中的风暴吹的无影无踪。

轰焦冻小心翼翼的捧起对方的脸……

出久的嘴唇很软的,亲上去很舒服

大概出久刚刚在吃棉花糖的缘故,感觉嘴里甜丝丝的

出久的舌头小小的,感觉很可爱

出久的脸好烫,但是软软的好可爱

………………

诸如此类的属于大人的话与感受,

巨大的信息量把轰焦冻埋了起来

总之出久是世界上最可爱的

轰总这么想着,跟着莫名其妙的红了脸

绿谷则一副坏掉的样子沉浸着,

像是努力讨好的小猫咪一样舔舐轰的上齿,

和对方生涩的纠缠着,把呼吸的节奏打乱,混合,喘不上气

…………………………



“出久,出久!……………………”

………………

轰焦冻从来没有这么挫败过

抱着因为在接吻时候不会换气而窒息晕过去的绿谷仰天长叹




Part Three


哲学  和  呸喽  的场合

【哲学视角】


大概第一次知道那个总是产虐粮的太太呸喽就是自己的同桌的时候

哲学的心态就有些崩了

甚至有点想掀桌

说真的,

一直喜欢吃糖的哲学实在是被呸喽花式虐出血了,

所以对于这位画工非常棒但是说真的非常恶趣味的太太

抱有一种又爱又恨又有些淡淡仰慕的复杂感情

而对于那个平日乖乖巧巧,请自己吃零食,考试的时候让自己看两眼答案的同桌,

哲学其实是有一点小心动的,

即使同桌是个比自己矮一头的小男生

不过现在彩虹旗满天飞同性恋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哲学觉得觊觎一下自家那么可爱的同桌简直就是人之常情嘛

但是自从无意间知道他就是自己一直都关注的太太呸喽后,

哲学反倒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大概有想要报复的心理,

但是哲学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方面能碾压呸喽的……

挫败……

于是在挫败感中,

意志坚强的哲学渐渐成了圈里能和呸喽齐名的专产甜饼的文手太太【压力就是动力吗?】

因为甜虐意见不和,哲学甚至经常和呸喽互怼

每天晚上哲学躺在床上用手机和呸喽嘴炮的时候,

一想起来和自己嘴炮的人就在上铺躺着,

哲学就不知道该说些啥……

直到呸喽发现哲学胡乱堆在桌子上的手稿,

从而发现同桌就是自己冤家的时候,

两个人的嘴炮就从线上到了三次

昔日恩爱同桌反目成仇,哲学心里苦

尤其是自己还喜欢那个小孩儿一样的家伙

又一次的挫败……

只是隐隐间,哲学发现事情不太对

一开始是自己找呸喽挑事儿,

后来变成了呸喽主动开炮

自己在每个帖子底下的每一条回复,同屏之间几乎都有呸喽的身影……

这种乱七八糟的感觉,在哲学补完《世界**初恋》,看到图书馆借阅卡的经典桥段之后变得意义深远起来……

哲学感觉不太对

但是他坚信跟着感觉走这一最高指示

于是在一节晚自习后,把自家同桌堵在厕所最后一个格子间里,像是自己笔下的人物那样深情表白……

哲学啊哲学,这么久了,呸喽是个别扭受这一点,你还没有看清嘛?

可想而知,呸喽一脸要割掉哲学**又红的滴血的表情狂奔而去……

可怜的哲学,还以为自己被厌恶了而挫败了好久……


………………………………


浑浑噩噩的过了半个月,在被论坛里的头号大佬谆谆教导什么叫别扭傲娇受之后,哲学顿悟了


…………………………



在呸喽一脸嫌弃的答应哲学,

并且给了满脸贱笑的他一巴掌之后,

哲学觉得,自己可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结尾作者应哲学强烈要求改写成这种sutao结尾(/▽╲)】

【很喜欢自己笔下这两个人,所以写了番外!!
自己在个性塑造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以后哲学和呸喽可能还会客串一下www很喜欢他们两个啊www】



————————————END————————————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