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CENT HAIG

我叫黑格!

【青山松柏】志同道合(现代au)(01)

 -关于两个合租室友的两三事

-找不到工作的大学毕业愣头青白手起家勇敢创业的励志故事【喵喵喵???】

-同龄操作,老鞅子比渠梁大两个月

-关于相貌的描写全部根据于小说描写(我是原著入坑所以)

-具体几个设定来自于群内讨论,很大一部分来自阿疾  @疾风冽似刀  ,非常感谢!

-入秦圈时间不很长,也不知道之前有没有太太用过这个梗,所以在此说下如果之前有太太用过请第一时间联系我,我会尽我所能快的做出恰当的回应,感谢!

-课业什么的紧张所以尽可能保持周更,谢谢!

正文如下





        冬日的清晨,天色还晦暗着。

       莫名泛点荧光的灰云像是没沏开的速溶咖啡,一小团儿一小团儿稠乎乎的黏在铅色的天幕上。

     嗖嗖的刮着小风,感觉有那么点儿冷。

        快七点,不算宽的街上流淌挤攘的哪里都是人,车子,然后就像是例行一样,一动也不得动的堵上个半小时

         在原本就难以挪动的境地里,这股子上班,送孩上学的洪流往往被一些诸如卖煎饼果子卖豆浆卖豆芽菜的小摊小贩给牢牢黏住。
一道一道拦下来,挤成一个臃肿的大疙瘩

        汽车滴滴尖叫了好一阵,可人群车流就是站在那里无动于衷,车主讨个没趣又见彻底堵死索性就熄了火。

        “煎饼果子四块——”

        听着那小贩这样绵长有力的吆喝,明明在家吃过早饭肚里还是莫名的咕唧一阵,就探头出去:

          “来一个,脆皮要脆——”

         于是乎也成了大疙瘩的一份子

        一颗颗刚刚从昨夜的酣梦里醒来,照理说本应还懵懂着的脑袋浸泡在清爽而微寒的空气里,倒是出乎意料的格外清醒着。

         至少,在稀薄晨雾里使劲伸出脑袋,冲着前面趴窝的长龙流利无比的骂两句娘这种事情,还是能够轻而易举办到的


      早不知道要堵到何时了。


        有点烦躁的拉上车窗,嬴渠梁又一把按灭了车载收音机里主持人刻意搞怪,显得傻里傻气的吵闹

        一下子世界安静了不少,那股子煎饼果子豆浆豆芽菜和唾沫星子口臭车尾气混合的怪味儿也渐渐消散了

        整个世界就剩下他,车子,和坐在副驾上呲溜呲溜吸着豆浆的卫鞅。

        看着前面还要堵上好一会儿,被消磨没了脾气的嬴渠梁熄了火,后仰在椅靠上找了个舒服姿势倚着无所事事

无所事事就开始无事生非,胡思乱想

莫名就想扭过头去看旁边的人

卫鞅一身昨天刚刚从干洗店拿回来的白西装,正襟危坐在副驾上,专心致志的啜着嘴里的吸管

他感觉那神情好像茫茫宇宙,天地之间一片虚无,就剩下自己和手上这杯半温不热的甜豆浆。

嬴渠梁莫名其妙盯着看了好久,久到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

卫鞅的侧脸很好看。

公认拥有基佬审美的嬴渠梁又一次的得到了这个之前早已被他得到过差不多三百亿次的结论之后,就陷入了新的无所事事和胡思乱想中了

他和这个人是怎么相遇的呢?                  

                                                                                      卫鞅就好像一股清越凌冽的山泉,猝不及防撞进了他嬴渠梁的世界?

         鸟。

        嬴渠梁暗暗骂了自己一声,想着自己是不是这几天在单位闲的蛋疼辣鸡玛丽苏言情嗑得多了

          事实上,他和卫鞅认识的经历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当时正在a大美术学院读大二的嬴渠梁看上一套房,想找个人一块分摊房租,就在大学论坛上贴出了找室友的帖子

        而同年级法律系的卫鞅不过是凑巧第一个回了帖,两个人一聊各种情况还好就一起租下了房子开始了合租生涯

         至于为什么直到现在两个人还一起挤在那个房子里,没各自搬走,原因也是简单到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

没有钱

这算是两个人的一个共同点

        说实话,嬴渠梁现在开的这辆黑色路虎都是他哥嬴虔送的

         从国家队退役后,在某家私立小学当足球教练,终日财大气粗的嬴虔在第三次把十二分以神奇的速度全挥霍完之后,气急败坏的把车和加油充值卡全甩给了弟弟,自己则趁着假期跑去美国考飞行执照要开飞机上天去了

         ……

         “怎么,你想喝啊”

        卫鞅使劲吸了两下,吸管喀啦啦响两声确定已经一滴也吮不出来了。之后偏过头笑着问一脸呆相的嬴渠梁

   “没了,我喝完了。”

   “……我看见了,” 嬴渠梁撇撇嘴道, “都在家吃过了,你怎么还跟个饿死鬼一样?”

        他打量着卫鞅,这个人的胃八成不是一般材质。

        就这样嬴渠梁又一次的得到了同样在过去六年里同样得到过差不多三百亿次的结论

“对啊——”

       
        卫鞅瞥他一眼,拖长声调,用那种在嬴渠梁看来几乎是有那么点欠揍的语气道,

“我又不像你,非要健身才能保持身材。”

        纵使神奇的卫鞅数十年如一日的胡吃海塞,但形体却从不走样,永远是那么副不算胖也不能说瘦的所谓中不溜体型,仅仅是肚子上有那么一点软肉罢了,正所谓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这一点让几乎每天都得往健身房里钻才能勉强保持体型的嬴渠梁嫉妒到不行

     “你……”

        嬴渠梁噎着两下,又觉得自己拌嘴绝对拌不过卫鞅,便不再去理他

         他觉得车里有些闷热,于是便降下了窗子,拿起卫鞅的空杯子对着不远的垃圾桶潇洒一投

       咣当,进了

      
“哼哼,我大学打那么四年篮球可不是白打的!”

        嬴渠梁得意的看着目瞪狗呆的卫鞅,感觉自己找回来了属于男人的自信


“滴滴滴滴滴滴!!!”

与此同时,后面车疯狂的喇叭声一下子涌进来,吓了他一跳

“晕个什么飞机啊信头巴脑的走啊你个××!” 

被骂个狗血淋头,他才发现早就不塞车了
现在就自己一个趴窝在街上,后面堵了老长的车队

“靠,这车隔音真好”

        嬴渠梁心虚的腹诽一声,打着火后飞一样的把后面的骂娘声甩的再也听不见


       又在路上堵了会儿,等到了卫鞅上班的编辑部,已经是七点过半

        事实上,这法律硕士和设计系的高材生除了都是男性都没钱这种说不说都知道的相同点之外,还有一点一样

工作经历都烂的一塌糊涂


        嬴渠梁还好说,毕了业就在一家广告公司找到了工作开始混日子,除了业绩不咋地天天挣扎在被裁员的死线上,好歹也算是有了个暂时固定的饭碗

        卫鞅就更惨了,这位曾经风光无限,名扬a大,收到情书成吨可从来都以冰清玉洁而闻名的法律系硕士,从毕业到现在所有的工作都莫名其妙的像是八字不合一样,没一个干超过半年
日日混迹于人力资源市场和各大招聘网站,算来算去干的最长的还是大学时代在图书馆做的兼职,真是让人唏嘘……

目前卫鞅正在一家编辑部当法律顾问,战战兢兢的,算是平安过了仨月

…………


“我走了”


        卫鞅冲着嬴渠梁挥挥手,啪的拍上车门,跟着一群穿着藏蓝色西装的职员一起涌到杂志社大楼的门口

         嬴渠梁透过车窗看过去,黑洞一样的大门像是一张怪诞的巨嘴,乌泱泱把白衣的卫鞅和一众暗色的人,一下子口全吞进黑漆麻糊的大厅里去了……

希望今天我们谁也不会出状况吧

嬴渠梁这样祈祷着,开着车向自己上班的公司驶去

tbc—

比较仓促,本来有很长的但是我忘记了点保存……就先弄这么一点点啦

评论(19)

热度(21)